推荐资讯

毕竟闺女的婚事不是小事不妨多挑挑多看看如果雷不好的话我们又怎

发布时间:2018-11-08 14:04 浏览:
 一把年纪才到了这种级别,估计以后也不可能有太大的出息了。
 
    段明坤倒不愿意继续和苏锐讲话了,而是转向了周中天:“大姐夫,给安可找男朋友的事情,一定要慎重再慎重的,这种草率是会害了孩子一辈子的。”
 
    明洁冷笑两声:“我们草率吗?那不知道你有什么好的人选?”
 
    “我们的确是有好的人选。”段明坤说道。
 
    好嘛,对方这次压根就是为了给周安可介绍新男友而来的!
 
    或者说,他根本就是把周安可当成了他仕途上继续向上爬的筹码!
 
    周显威开始不觉得这事情搞笑了,他的笑容也瞬间收起来了。
 
    周中天淡淡说道:“你们但说无妨。”
 
    “是这样的,我们那里的市委书记的儿子,正好也到了适婚年龄,和安可的年纪差不多,人很优秀,一直在国外留学,去年才回来,考了同昌市的公务员,我觉得这个小伙子的条件非常好,和安可也非常般配的,郎才女貌。”段明坤说道。
 
    苏锐听着,在一旁摇了摇头,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嘲讽的神情——绕了这么一个大圈子,终于是回到了正题了。
 
    只是,给周安可介绍对象就介绍好了,为什么非得先把自己踩一通?一个县级市政府办的副主任,真的就可以这么牛气冲天吗?
 
    崔艳艳也说道:“人家家庭条件特别好,李书记据说在中央里面也有关系,儿子叫李大雷,为了准备给他结婚,家里特地给他准备了一套别墅……”
 
    那同昌的市委书记专门给儿子准备了一套别墅?
 
    听了这话,苏锐不禁摇了摇头,而周中天也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或许,就算今天明洁不专门把这个远房亲戚给请来,他们过几天也会为了这件事不请自来的。
 
    淡淡的摇了摇头,周中天是说道:“我周家,还需要利用安可,去攀附一个县级市的市委书记吗?”
 
    周中天的这句话已经是说的非常委婉了,他还想说更难听的呢——我周家需要靠着卖女儿来求生存吗?
 
    周家当然不需要,但是十四姨夫段明坤却非常的需要!
 
    如果周安可能够和李大雷结合的话,那么他无疑等于和市委书记沾亲带故了!虽然是二十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亲戚”,但是如果有了这一桩婚事作保障,那么他段明坤接下来在同昌市的官场上面可以说是如鱼得水!他会成为市委书记身边的第一大红人!
 
    他现在是政府办的副主任,接下来一定会到某个一级局担任一把手,而后就会再进一步,副市长的位置似乎已经在向他招手了!
 
    而且,据说他那个李书记在中央还有关系呢,如果以后周安可能够经常给李大雷吹吹枕边风,段明坤这辈子的仕途就再也不用犯愁了!
 
    这个人的能力没有多少,但是心思确实足够活络!
 
    段明坤相信,以周安可的形象和气质,只要是个男人见到了都会走不动路的,更别说那个李大雷了!据说李大雷就喜欢漂亮的姑娘,之前他看到周安可的照片之时,就已经惊为天人了,甚至还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等到他见到了周安可那比照片漂亮十倍的真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将之占为己有的!
 
    他段明坤才不会关心周安可会不会幸福,他关心的只是自己的仕途!
 
    然而,理想总是很美好的,现实却是骨感的。
 
    当段明坤刚刚动了要把周安可介绍给李大雷的心思的时候,就接到了明洁的邀请电话——周安可的未婚夫来到家里了。
 
    这个消息无疑要把段明坤的好心情给破坏的一干二净了。
 
    他们可心心念念的指望着靠着周安可的关系来提拔呢,为此都已经筹划许久了,这下可好了,周安可订了婚,他段明坤也就很难再和市委书记攀上亲戚关系了!
 
    他真的不愿意看到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无论如何都要进行阻止!
 
    在这种心态下,他们见到了苏锐,怎么可能平心静气的和他讲话呢?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看呢?
 
    因此,从一开始张口的时候,段明坤就失态了,他甚至对苏锐用出了“知人知面不知心”的诛心之言,其余其他诸如“势利眼”之类的评语,更是数不胜数。
 
    在段明坤对苏锐和周安可的关系挑拨离间之时,他的老婆崔艳艳也同样来到主桌煽风点火,她事先已经打听好了,知道明洁和苏锐在此之前只是见过一面而已,因此抓住这一点对苏锐的“弱点”进行猛烈嘲讽。
 
    她相信,没有父母不想让自己女儿嫁得好,没有父母愿意看到自己的女婿连个正经工作都没有,甚至一家老小都要女方家来养活。
 
    然而,这一点却是崔艳艳想多了,周家还真的就愿意养活苏锐这种“没有正经工作”的男人呢。
 
    事实上,周家的实力也算还是不错的,尤其是老三周中正,在仕途上是大踏步的前进,而且步子非常的稳健,在之前几次,段明坤专门上周家的门,送礼请周中正帮忙给当地打个招呼,让自己能被提拔一下,一次两次的,周中正都帮着打了电话,否则以这段明坤的能力和情商,怎么可能当得上县级市的政府办副主任?
 
    只是后来,段明坤也觉察到这周家老三似乎不再愿意帮助自己,于是只能另行寻找新的靠山。
 
    不过还有一点值得庆幸的是,段明坤是周家的“亲戚”,即便双方几乎是八竿子打不着,但好歹也是能够攀上点关系的,既然是这样,有些时候拉虎皮做大旗自然是免不了的了,况且,周家这土豪家族在江南一带还是有一些名气的。
 
    因此,在段明坤的筹划里面,周安可是整个事件唯一的重心,段明坤想要让自己的仕途之路走得更加顺畅,那么就得把周安可介绍给李大雷。
 
    毕竟,如果以后能够当上副市长的话,和现在的政府办副主任可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了,到那个时候,他站的位置更高,也能够向地级市发起冲击了。
 
    在这种心思之下,他自然是要处心积虑的挑拨苏锐和周家的关系了,甚至不惜为此而把整个晚宴的氛围给闹的十分不愉快。
 
    他和崔艳艳都相信,经过了今天的事情,是一定能够让周家和苏锐之间出现一条裂痕的。
 
    可是,坐井观天的青蛙,永远也不可能知道天空有多么的广阔。
 
    他们的位置,决定了他们眼界的局限性。
 
    如果段明坤知道苏锐在西方黑暗世界的真正身份,不知道他会不会还继续这样做。恐怕得上来恭恭敬敬的敬上几杯酒,然后被吓得屁滚尿流的离开。
 
    和别的桌子那推杯换盏的热烈气氛相比,主桌的氛围此时看起来有些尴尬。
 
    段明坤咳嗽了两声,问向了明洁和周中天:“大姐,大姐夫,你们觉得我这个提议怎么样?”
 
    周中天看起来似乎是在思考,他摩挲着酒杯,好一会儿才说道:“你说的那个李大雷,条件虽然看起来还不错,但实则真的不算什么,我如果要亲自给安可找男朋友的话,条件比这个好的,一抓一大把。”
 
    这句话无疑是当众拒绝段明坤了。
 
    后者脸上的肌肉轻轻的抽了一下,然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来:“如果大姐夫亲自出马,那结果是肯定的,可是,我对这个李大雷知根知底,这位孩子的品行和能力都非常不错的,以后也一定不会亏待安可的。”
 
    品行不错?
 
    能力不错?
 
    段明坤所说的真是实话吗?
 
    为了自己的仕途,他真的可以不择手段的,此时吹几句牛-逼又能算的了什么。
 
    至于牺牲周安可的幸福,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再者说了,那李大雷的长相确实不错,堪称绝对的好皮囊,比这苏锐看起来顺眼多了,说不定周安可就看上对方了呢!
 
    崔艳艳也说道:“是啊,大姐,大姐夫,毕竟闺女的婚事不是小事,你们不妨多挑挑多看看,如果那个李大雷不好的话,我们又怎么可能把他介绍给安可呢?安可是我看着长大的,我也希望看到她嫁得更好啊。”
 
    看着周安可长大的?
 
    周显威啐了一口,说道:“呸,说这话也不害臊。从小到大一共见过安可两三次,也能好意思说是看着安可长大的。”
 
    他的声音绝对不算小,因此桌子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崔艳艳老脸一红,不过也没敢跟周显威反驳,毕竟后者据说是一匹桀骜不驯的野马,就连周中天两口子都治不了他,要是跟他吵起来的话,谁能是他的对手?
 
    “显威,你这话就不对了。”段明坤咳嗽了两声:“我们好歹也算是你和安可的长辈,都是为了安可在考虑啊,否则谁还会这么大费周章的给安可介绍新的男朋友?”
 
    周显威闻言,冷笑了两声。
 
    在他看来,对方这无疑有种倚老卖老的嫌疑了,还没开始吵架呢,就已经率先抢占道德制高点了,对于这样的行为,周显威的态度只有五个字——坚决不买账!
 
    毕竟在极度自恋的周显威眼睛里面,天底下的男人只有一个比自己优秀,那就是苏锐了。
 
    他之前甚至还说过,自己只有一个妹妹,要是多几个妹妹,甚至完全不介意把她们都嫁给苏锐!当哥哥的当到这个份上,真不知道该说他是疼妹妹还是坑妹妹。
相关阅读